3号生活网欢迎您!

悬!工地停工多年 老锈塔吊的长臂还在风中摇摆

2019-03-19 00:37:44 3号生活网 浏览28560

除此以外,食肉动物经常食腐的习惯,也会导致其得病的可能性比较大,从而引发早亡现象发生。左右盘旋之间,再次上行了百余米后,石暴看着眼前的一团物事,不由得愣在了那里。“田理事!”

“是孤主!”石暴下意识中摸了一下自己微微凸起的肚子,又瞅了瞅挤在洞外馋涎欲滴的群狼,不由得轻轻摇摇头,叹息一声,看来真真是狼多肉少,不够分的了。

  安徽书协原主席诉书法家曹宝麟诽谤案达成调解,双方说法不一

  轰动书法圈的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以下简称“安徽书协”)原主席李士杰诉知名书法家曹宝麟诽谤一案,近日在法律层面告一段落:曹宝麟表示道歉,李士杰放弃诉讼,双方达成调解协议。

  不过,对于调解协议的具体文本表达及是否应该公开,当事双方的说法仍不一致。曹宝麟指出,他只是针对李士杰贿选2500万元的具体数额是否准确表示道歉,而不是对贿选质疑本身;此外,他并不同意在互联网上公布此案结果。

  李士杰则表示,他一直坚持公开调解协议。如果不能公开,他会请求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举报

  曹李诽谤一案,缘于2017年底曹宝麟实名举报李士杰涉嫌贿选一事。

  2017年11月,身为第六届“兰亭奖”评委的曹宝麟公开声称该奖项评选涉嫌不公,在书法圈引起较大反晌。其后不久,曹宝麟再度爆出猛料,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公开举报李士杰多年前涉嫌巨资贿选。

  曹宝麟在题为《陈年烂账 呼吁揭盖》的举报文中指出,李士杰名不见经传,他的“横空出世”在于2010年第六届书代会的贿选。李士杰并不在副主席候选人名单上,但400多位代表竟然接近半数在选票上另添此人并投了票。举报文中,曹宝麟称“如果以250位代表备钱,他(李士杰)砸下了2500万”。

  举报人曹宝麟是当代知名书法家。据暨南大学艺术学院官网介绍,曹宝麟系该校教授、博士生导师、书法研究所所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以下简称“中书协”)学术委员、沧浪书社社员、国际书协副主席、安徽书协原副主席。

曹宝麟。 暨南大学艺术学院官网图

  1982年,曹宝麟获全国首届大学生书法竞赛一等奖,自此走进书坛,参与书法复兴以来的重大展览和理论研讨。曹宝麟曾获全国第五届书法展“全国奖”、“兰亭奖”一等奖,出版有《抱瓮集》《中国书法史宋辽金卷》《中国书法全集蔡襄米芾卷》《中国书法全集北宋名家卷》《曹宝麟书法精选》等。

  被举报人李士杰,1952年生于安徽宿州。公开报道显示,1981年,李士杰从部队转业,先后出任宿州市(原县级市)燃料公司人事股长、副经理、经理、物资局长等职务,1992年任宿县地区商业局副局长。

李士杰。 中国书法大厦官网图

  2003年,李士杰调入煤炭工业合肥设计研究院,历任该院处长、副院长、党委书记。2009年,在中书协第四届理事会上,李士杰当选协会理事。2012年李士杰退休,其后组建了安徽省书法院。2013年底,李士杰当选安徽书协主席。

  举报文中,曹宝麟还对与李士杰有密切关系的有星级酒店功能的合肥中国书法大厦土地使用性质提出质疑。

  在中国书法大厦官网首页,有一篇题为《中国书法大厦的缔造者D李士杰》的通栏图片标题文章。文章声称,中国书法大厦由李士杰担任院长的安徽省书法院引资建造,是经中国文联同意、中书协批准命名、巨资打造的全国首座综合性高层次书法创研基地。大厦集书法创作、研究、展览、培训于一体,兼具文房四宝供应和徽文化传播等多项文化功能。

《中国书法大厦的缔造者D李士杰》通栏图片标题。 中国书法大厦官网图

  文章还称,李士杰具有高度的政治觉悟和良好的品质修养。特别在文化事业上,作为书画之乡、中国观赏石名城的宿州,每逢筹办重要展览、节会,李士杰总会动员家族企业捐款资助,成为地方文化事业最忠实的积极推动者,受到宿州市委市政府的高度肯定和人民群众的普遍赞扬。

  调解

  因是圈内名人,曹宝麟对李士杰的举报在书法界迅速引起关注。

  知名书法史学者白谦慎向曹宝麟表达了敬意,并称:“曹质疑兰亭奖之不公,举报李士杰之贿选,尖锐犀利,激浊扬清,吾道不孤,闻之起敬。”不过,也有业界人士鼓掌之余,认为曹宝麟应拿出更确凿的证据。

  针对曹宝麟的举报,李士杰及安徽书协方面也展开了回击。

  包河法院2018年5月9日发布于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民事裁定书【(2018)皖0111民初2041号】称,安徽书协与曹宝麟名誉权纠纷一案审理过程中,原告安徽书协于2018年4月8日提出撤诉申请,该院裁定准予撤诉。

  相较于名誉权纠纷一案,曹李诽谤案的过程可谓一波三折,在调解D开庭D再调解中来回反复。

  11月5日,中国书法大厦官网发布了李士杰代理律师陈海航针对此次调解过程的声明。声明称,针对曹宝麟提出的购买书法作品一事,李士杰向其明确:购买书法作品由来已久,以前一直在买,现在也在买,以后还会继续购买,价格从几千块到几万甚至更高的情况都有。既为自我学习提高,也为了收藏传承,但并没有在某个时间段、针对个别人出于某种目的刻意购买;李士杰特别强调,其本人没有在任何时间、向任何组织和个人有过有意竞选书协副主席一职的表述。

  声明还称,至11月1日下午7时,双方就和解协议的内容达成一致意见:“曹宝麟就他在微信朋友圈中所说的李士杰两千五百万贿选等不实言论以及对李士杰个人的伤害表示道歉,获得李士杰本人的谅解。”但曹宝麟以上级领导有要求为由,坚持上述和解内容不能向社会公开,而对此李士杰方不能接受,调解宣告失败。

  公开

  出乎不少人意料,将近3个月后,曹李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协议内容由调解法院以“例行公事”的方式予以公开。

  一、曹宝麟就在微信朋友圈中所说的李士杰花费重金贿选等不实言论以及对李士杰个人的伤害表示道歉,获得了李士杰的谅解。

  二、李士杰自愿放弃在刑事附带民事自诉状中所提出的全部诉讼请求。

  三、双方不再就此案所涉及的事项再起纷争,即本协议达成后,双方之间所有纠纷均一次性了结。

  按照《调解书》,曹李纠纷至此本该“一次性了结”,不料却因《调解书》内容的公开再起波澜。

  随着《调解书》在互联网上传播,3月上旬,曹宝麟又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发布了针对《调解书》和曹李纠纷的《严正声明》。

曹宝麟发布于微信朋友圈的《严正声明》。

  李士杰3月16日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指出,他听说了曹宝麟声明一事,但其一直要求《调解书》内容必须公开。针对曹宝麟坚持的贿选等质疑,李士杰则不愿多谈。

  17日,曹宝麟向澎湃新闻证实《严正声明》确系其发布,并认为李士杰希望通过《调解书》的公开达到“洗白”的目的。他同时表达了此事“到此为止”的愿望。

  目前,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已经不能通过直接检索的方式查询到《调解书》。

澎湃新闻记者 程真

澎湃新闻记者 程真

只见闪电直接被劈成两办,随后没有目的的落在山上,伴随着闪电降落,顿时一阵滔天巨响在山下传来。第二天一早,石暴刚刚醒来之时,石府管家已是候在了门外。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3月10日电(记者 张曦 宋宇晟)3月9日晚,《时尚》杂志社创始人、时尚集团董事长刘江因病不幸在北京去世,终年62岁。

  时尚传媒集团在讣告中称,刘江的离世是“中国时尚产业、传媒期刊业的重大损失”。而这距离他创办《时尚》杂志,差不多26年。

时尚传媒集团发布的讣告。微博截图
时尚传媒集团发布的讣告。微博截图

  矿工子弟,喜欢写作

  在很多人印象里,时尚杂志的主编,往往是穿着最新季、最大牌时装的“时尚女魔头”,但刘江不是,他更像是一位诗人,他对时尚的定位并非声色犬马,纸醉金迷,而是富有文化内涵,积极向上。

  让刘江沉迷的,并非最新季的服装,亦或最时髦的生活,而是文字的力量。

  早年插队时,他有一年每天在河滩上搬石头、填土、种东西,单调的生活就靠读书和写诗来慰藉。

  上世纪80年代,刘江考上了北京师范学院(今首都师范大学)中文专业。毕业之后,他顺理成章地成了中学教师。

  那个时候,中学教师是大家羡慕的“金饭碗”,但刘江却有自己的打算。1985年,他辞去教职,到报社工作。

  多年后忆起这段往事,刘江形容当年的自己是“山里来的”DD家在京西门头沟,矿工子弟,没有背景,只是喜欢写作。

  小平房里的“大手笔”

  1993年,刘江又干了件“惊世骇俗”的事儿,他和搭档吴泓创办了被认为是“中国第一本白领精英杂志”的《时尚》。

  当时杂志编辑部在北京东单西裱褙胡同54号私家小院的平房里,创刊号策划了双封面倒翻的新形式,同时拿出几千元拍摄《漂亮伴侣(模特与宠物)专辑》,开印1万册。

  这是当时国内罕有的“大手笔”,也让杂志一炮走红。

  可此时每卖出一本,杂志社就要倒贴1. 5元。几期下来,刘江和吴泓不仅赔光全部家底,还四处举债。

  刘江曾这样回忆那段借钱维生的日子:“借钱很难,首先是尊严,借钱的时候,要拉下脸来。有一个朋友答应借我钱,我在人家办公室天桥下转了好几圈,才上去,可人家变卦了,我硬着头皮提出借一万块钱,最终还是没借到。”

  巨大的经营压力之下,广告刊例成了杂志盈利的“救命稻草”。当时,刘江开始骑着自行车在京城各大写字楼里推销他们的杂志。

  刘江谈成的第一笔钱是一万元,他为赛特写了一个策划,一下被对方看中,在《时尚》上投了一个跨页广告。

资料图:时尚集团董事长刘江、时尚集团总裁苏芒等为集团庆生。
资料图:2017年,时尚集团董事长刘江、时尚集团总裁苏芒等为集团庆生。

  “像个做报纸的,不像做时尚的”

  就这样,《时尚》一点点发展为了今天的时尚传媒集团DD从一本杂志发展到今天主办、合作、代理12本时尚系列刊物的传媒集团,明星均以登上封面为荣。

  刘江的突然离世,让整个时尚界都为之震惊。很多与他共事过的人,都在朋友圈为他点亮一支蜡烛,还有很多人表示难以置信。

  这个曾自认为“搁人堆里找不着的人”,成为了中国时尚史上重要的角色。

  然而,刘江并不是一个时尚的人,前《时尚芭莎》总编辑苏芒曾如此形容:“我刚进公司时,刘江还是一个小伙子,挺瘦的,穿衣服有一点土,就是夹克衫和圆领T恤,再加上一个非常不合体的牛仔裤,然后再穿一双皮鞋,感觉像个做报纸的,不像做时尚的。”

  多位员工也向记者指出,刘江衣着简单,概括起来四个字DD商务休闲。

  作为中国时尚杂志的开创者,刘江对“时尚”二字有独特的理解,他在多个采访里都提到,如果用金钱来衡量时尚,那是愚蠢的;如果把时尚定义为穿衣打扮,或者开游艇派对,那是最低层次的,“时尚不是浅层次意义上的物质的积累,是既有物质又有精神的合体,它一定有文化内涵,内核就是积极向上”。

  同时,他认为时尚杂志不应只聊时尚,而是成为一个与世界发生关联的媒介,采访对方可以是明星,也可以是企业家、政客,甚至是社会底层人物。

  “温和”的掌舵者

  作为一个大型机构的掌舵者,刘江被下属提到最多的词是“温和”。

  他不会咄咄逼人,从未因为工作当众发飙,他会耐心聆听别人的意见和建议,再发表自己的观点。

  一位在刘江身边工作三年的前时尚集团员工告诉记者,刘江堪称“文艺中年”,平日里爱写诗,爱朗诵。“他为人幽默,温和又坚定,像是一位很亲切的长辈。”

  刘江曾写过一首名为《感谢生活》的诗,“压力与疲惫/是两只足球/被有力的脚踢开/射门的快感/每天至少一次”。

  事实上,刘江确实是一位工作狂,大事小事都操心是他留给大家的印象,就连身边员工哪句话该怎么说,他都会指点一二。

  在那首诗里,他还写道,“说出只须一秒,做到需要一生”。如今,斯人已逝,但他用一生打造的时尚品牌,将延续他的智慧和坚定。(完)

“喝,喝,呵呵你看看你,都要喝醉了!”不知是哪个怪物到此?最重要的是虽然这里是人类聚集之地,妖类的前辈也来了数位,早就进城了,一旦争斗,他们也有着底气,并不过分担忧。


编辑:戴婷
评论(已有83123条评论) 登陆会员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蓝月水晶999 来自内蒙锡林浩特市 24分钟前
当你年轻时,以为什么都有答案,可是老了的时候,你可能又觉得其实人生并没有所谓的答案。
根根啊- 来自广东省梅州市 31分钟前
逮着蛤蟆挤出脑白金来。“我就是烟稍微勤一点。后来看电视有个健康节目,说抽烟有害健康容易猝死。吓坏了我了。一咬牙一跺脚,打这儿起…““戒烟了?““不看这节目了。”
hecheng15 来自江苏省昆山市 32分钟前
这届人民不行
逗比少女爱发呆 来自河南省卫辉市 33分钟前
网红女:“我不吃它,它能濒危吗。凭本事濒的危,抓我干啥。”[阴险][阴险]
小喵咪妈妈 来自河北省晋州市 36分钟前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红色女郎[心][心][心][心]
萌愛萱 来自湖南省郴州市 37分钟前
这个段子都太老了,抖音玩烂了, 哈哈哈[允悲][允悲][允悲][允悲] 抖友们,快来赞我,赞我祝你的视频能火,祝你刷到漂亮小姐姐和小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