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号生活网首页加入收藏设为主页网站地图
您所在位置:首页 > 英超 > 正文

注意!强降雨致多路段出现险情 重庆主城这些路段临时管制

2019-01-19 12:44:33 | 3号生活网

“哎,想我天资聪颖,这些教派如何入得了我的法眼。”一个声音在旁边响起,似乎在自怨自艾。“嗖”“嗖”,密林处,大树下,一位惊恐的少年发现,在一阵沉默之后,凭空出现了两声怪异的声音,这声音来源于哪里,很难分辨,也很难琢磨,只有细听之下你才能感受到。“轰隆隆”一声巨响,就见头顶上方,随着冶山流云手中转动的机关舌环的转动,巨大的地下宫殿上方那一道在结应后方的厚重青铜门缓慢开取,一座宽广的青色汉石阶也在此刻缓慢落了在了独远,冶山流云两人脚下。

“掌柜的!”在他心目当中,流云谷长老以下,都不是他的敌手,他也懒得回答这个冒冒失失上来的愣头青。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谈孟晚舟事件:像是“被朋友背后捅刀”

  加方无端拘捕孟晚舟、中方依法对两名加公民采取强制措施、谢伦伯格走私毒品案、华为参与加拿大5G建设……近期,中加关系频遇挫折,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当地时间1月17日接受中外媒体集体采访,就上述热点话题一一回应。

  发生孟晚舟事件后,中国人感觉像是“被朋友背后捅刀”

  问:在加拿大媒体上,有声音认为,在孟晚舟事件上,中方对加拿大的司法体制、加拿大国情还缺乏了解。还有声音认为,从历史和现实来看,加拿大是西方国家中对华最友好的国家,中方不应对华为事件“反应过激”。您对此怎么看?

  卢沙野:中方从一开始对此案的定性就没错,它是一个政治问题。中国政府一开始就对加政府的处理方式持批评态度,不是因为中方不了解加司法体制,而恰恰说明对加司法体制很了解。加拿大的确在中国人民心目中有非常好的形象,正因为中国人民把加拿大视为在西方国家中我们最好的朋友,所以在发生孟晚舟事件后,中国人民在感情上受到很大的伤害。在中国有一句俗话叫“为朋友两肋插刀”,但现在很多中国人的感觉像是“被朋友背后捅刀”。

  问:中国为什么没有将反对声音主要指向美国?

  卢沙野:对于加拿大在美国的要求之下扣押孟晚舟女士,中方不仅向加方提出交涉,也向美方提出了交涉,不存在矛头主要指向谁的问题。

  问:孟晚舟案可能会拖延数月甚至数年,中国是否有耐心在等待该案判决期间不采取进一步恶化局势的行动?

  卢沙野:孟晚舟案从一开始就不具有合理性。从加拿大方面看,她没有违反加任何法律。从美国方面讲,美国指控她违反了所谓的制裁伊朗法案,而这是美国国内的法律。美国的“长臂管辖”没有任何国际法依据,这是将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之上。孟晚舟的案子不应持续很长时间,应很快做出了断,就是将她释放。

  中国是一个法制国家,不会随便抓人

  问:中方逮捕加拿大公民康明凯和斯帕沃尔是对加方逮捕孟晚舟女士的报复?

  卢沙野:中方认为这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件事。孟晚舟没有违反任何加拿大法律就被加拘捕,而两名加公民是因为从事了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而被中方采取强制措施。孟晚舟是无辜的,而从现在的报道看,两名被拘加公民是受法律指控的。中国是一个法制国家,不会随便抓人。任何国家的公民到了中国,只要遵守中国法律,他们的旅行安全是有保证的。

  问:中方对两名加公民的指控是什么?如果孟晚舟女士释放,中方是否会释放两名加公民?

  卢沙野:加方对孟晚舟女士没有任何指控,她没有违反任何加法律。从一开始,中方就表示两名加公民涉嫌参与危害中国国家安全活动。我相信,随着调查深入,对两名加公民的指控会越来越清楚和明确,中方会严格按中国的法律和司法程序来处理两名加公民案件。至于你说的,如果加方释放了孟女士,中方是否会释放两名加公民,我在一开始就强调这两个案子是没有联系的。

  问:中方采取的行动属于“自卫”?

  卢沙野:两名加拿大公民涉嫌参与危害中国国家安全活动,中方据此抓捕了他们,这就是“自卫”。

  问:加方认为加公民康明凯享有外交豁免权,为何中方认为他没有?

  卢沙野:中国很多国际法专家研究了《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认为,从这次康明凯访华的身份、持有的护照、签证都意味着他不享有“外交豁免”。至于加政府讲的,在他任驻华外交官期间从事的活动具有所谓的“余效豁免”。实际上根据国际法和国际惯例,如其活动不是执行职务也不能享有“余效豁免”。《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规定,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不属于执行职务的行为。美国、加拿大以及其他西方国家有很多类似判例,都认为外交官从事危害驻在国国家安全的行为不是执行职务的行为。

  问:中方需要多长时间才会就康明凯和斯帕沃尔是否违反中国法律进行裁定以及审判?

  卢沙野:孟晚舟案和两名加公民被拘是两个性质不同的案子,因此处理起来两国就有所不同。对于两名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加公民,中方指控他们涉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这不同于一般的刑事案件,中方需要进一步深入调查。所以,不能因中方对两名加公民采取的司法措施不同于加方对孟晚舟采取的司法措施就指责中方做法不对。中方是按照国际惯例和通行作法对待两名加公民。

  问:扣押两个加拿大人是针对整个国际社会?

  卢沙野:中国是对世界其他国家的威胁不符合事实。双方应该通过双边渠道,坐下来冷静地进行商谈,而不要诉诸媒体搞“麦克风”外交。同样,去拉一些国家给自己帮腔,也无助于这个问题的解决。

  谈谢伦伯格在中国被判死刑:毒品犯罪在世界各国都是重罪

  问:近期加公民谢伦伯格在中国被判死刑,近期有无被行刑的危险?中方是否会考虑加方宽大处理谢伦伯格的请求?

  卢沙野:毒品犯罪在世界各国都是重罪,中国法院根据中国的法律对其判处死刑是合乎中国法律规定与司法程序的。我看到加媒体有很多说法,有人说中国对他判处死刑速度太快。但如果你仔细阅读中国法庭发布的有关文件,就能看出此次判决遵守了中国《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所有程序与时限要求。

  一项判决是否符合法律规定,不在于作出判决的时间长短,相信加方对此可以理解并且予以尊重。对于谢伦伯格先生而言,他还有上诉的机会。正如在一审判决后,他也提起上诉才有了现在的重审。至于该案的最后结果,要看下一步他是否会上诉,以及上诉后法院会作何裁决。

  如果加政府禁止华为参与5G项目,肯定会有后果

  问:您是否担心加拿大加入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禁止华为参与5G项目?如果加方禁止华为设备会有什么后果?对加中关系会有什么影响?

  卢沙野:我一直担心加拿大会作出与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相同的决定,我认为这种决定肯定是不公正的,因为他们的指控没有依据。西方国家的法律最讲究证据,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却不那么讲究证据?这让我怀疑有关指控是别有用心的。事实上,有的国家并非出于国家安全、而是出于其他考虑才提出禁止使用华为设备。中方希望加政府和有关部门能够做出明智的选择。至于如果加政府禁止华为参与5G项目会有什么后果,我不知道,但我相信肯定会有后果。

  加媒体没有客观、公正地报道中国

  问:孟晚舟事件发生以来,中方认为应采取什么措施解决这个日益恶化的外交争端?

  卢沙野:中加双方本来对推动自贸进程都持积极态度,而且进行了四轮探索性讨论,解决了大部分分歧。但后来出现了一系列新的因素,对该进程造成了干扰和破坏,这些因素都不是中方造成的。

  中加彼此是重要的贸易伙伴,应该说在贸易领域中国对加拿大的重要性比加拿大对中国的重要性更大一些。加政府一直讲要推进贸易多元化战略,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加贸易多元化战略的一个主要方向。中国政府一向重视同加拿大的经贸关系,会一如既往地推进两国经贸合作。如果条件成熟,中方也愿意继续推进双边自贸进程。

  问:2018加中旅游年好像未如想象中的那么火爆,原因是什么?

  卢沙野:从数字上看,还是增长了一些。去年双方旅游人数增长了5%-6%,在加拿大的外国游客来源国里,中国是增长最快的,这是中加旅游年的功劳之一。希望今年旅游年也许可以继续,也希望旅游年的开展有一个良好的政治氛围。两国人民间的相互了解和友情会不会反过来对两国政治家产生正面的影响,我希望如此。

  问:加拿大某些主流媒体长期罔顾事实地诋毁、批评中国,您怎么看?

  卢沙野:加媒体没有客观、公正地报道中国。可能有以下几方面:一是加媒体过度地解读中国负面的东西。如果总是报道中国负面东西的话,给加民众的印象就是中国是一个很负面的国家。甚至有时候看到一些媒体报道,即使谈及中国正面的东西也使用负面的、调侃的语调和笔调。

  二是某些媒体人脑子里有一种固有观念,认为中国不是一个西方民主国家,中国的所有东西特别是政治体制、意识形态上的东西一定是不正确的。不正确的东西怎么会产生好的结果呢?因此在报道中国的时候,如果中国的现实同他们脑子里所固有的观念不一致,他们在报道时就会修改这个现实,以便同他们的固有观念相一致。由于媒体人脑子里对中国有一些固有的、陈腐的观念,因此在价值判断上就存在双重标准。长期受这种舆论报道的影响,难怪很多加民众对中国有不好的印象或持批评态度,这种舆论环境也不利于两国开展友好合作。

  问:如果中加关系这种局面持续下去,未来会不会对中加经贸等领域合作产生影响?

  卢沙野:中国政府愿同加政府共同努力、共同寻找有效的途径来解决目前面临的问题。但是解决问题需要诚意,需要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是非曲直搞清楚,要抓住问题的症结,分清彼此的责任,是谁的问题谁就要负责解决,而不能说自己的问题一笔勾销,却要对方解决自己的关切。我们希望通过双边渠道冷静地处理有关问题,而不要诉诸“麦克风”外交,这样把问题炒热反而无益于解决问题。

  问:中国会不会被国际社会孤立?

  卢沙野:国际社会有那么多成员,中方不会因为仅仅几个国家的反对就动摇我们的立场。国际社会不是仅有西方国家,中国的朋友遍天下,横跨亚非拉都有。在国际上拉帮手无助于解决当前问题。

只是少刻,就见那远处三道周身豪光蓄发,漫无目的游荡的亡魂待靠近之事突然亡命袭来。“嗖!“的一声轻响,令独远,冶山流云有些意外的是,其中一只居然是径直从独远眼前飞过往冶山流云方向扑了过去,旁侧一直都谨慎而行的冶山流云在发出一声“咦“的声音之后,一道掌风才随后凌空飞击。那道掌风却不是凌厉无匹,眼看就要一掌震死,那道亡灵确实一触到冶山流云凌厉的掌风边缘,居然就急忙吓得往后一缩,“嗖!”的一声轻响极速退去,其他两道亡灵见状也是一溜烟消失的无影无踪。结果未等石暴有任何反应之时,一张獠牙密布的血盆大口就冲着其脖颈之处一咬而下。

  国漫电影《白蛇:缘起》讲述白娘子的初恋故事评分一路走高,钱报记者独家专访两位导演

  白蛇回眸瞬间看到的是宋时西湖

  对杭州人来说,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白娘子的故事被再度艺术创作,这一次是动画电影。

  由追光动画、华纳兄弟联合出品的东方魔幻爱情动画电影《白蛇:缘起》1月11日上映,口碑和票房都一路走高,目前豆瓣8.0分。

  《白蛇:缘起》中国画般的审美意境,富有创意的画面,小白与阿宣委婉曲折的爱情故事,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甚至有评论认为,《白蛇:缘起》是《大圣归来》之后,又一国漫里程碑式的作品。

  《白蛇:缘起》是追光动画成立五年来的第四部作品,也是目前最成熟的一部。

  昨日,钱报记者独家专访了《白蛇:缘起》两位导演,和他们聊了聊这部电影背后的故事。

  小白为何穿凉鞋?

  那是晚唐正宗的凉鞋款式

  《白蛇:缘起》讲的是白素贞的初恋故事,发生在白素贞和许仙断桥相遇的五百年前,也就是两人前世的故事。

  两位导演黄家康、赵霁,一个是香港人,一个是北京人。两人都参与了“追光”之前三部作品的创作,这是两人首次合作做导演。

  为何会选择“白蛇传”?聊到这个,黄家康有点兴奋:“我们很喜欢白素贞,她是中国男孩子心中的女神。”

  为什么会喜欢白素贞呢?“小时候,每年暑假都看《新白娘子传奇》。总觉得白素贞那么完美,许仙并没有那么好,是什么让白素贞这么义无反顾呢?是不是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

  “所以想做一个年轻版白素贞。她是真实的,是不完美的,对爱情是犹豫的,就像现在的女孩子。”

  为创作出心中女神年轻时的样子,黄家康、赵霁投入了三年多心血。

  黄家康表示:“我们很喜欢白素贞以前的造型,不想轻易去破坏。所以呈现的小白形象,既保有原来经典形象,也加了年轻人的审美。”

  “小白从形象到服饰都精心设计,包括她穿的凉鞋。小白的凉鞋是有考证的,说来可能很多人不信,晚唐就有这样的款式。之前我们做了很多版本,如果真给她穿一双布鞋,会觉得跟角色性格有差异,希望她更有仙气的感觉。”赵霁说。

  在《白蛇:缘起》中,小青借给小白的碧绿珠钗是非常重要的一件法器,可以吸走别人功力,同时也是小白和阿宣五百年后相遇时的“信物”。

  说起这支碧绿珠钗,黄家康颇有感触:“整个故事最初触动我们的,就是这支珠钗。”

  “在《新白娘子传奇》里,在西湖上,白素贞掉了珠钗。这支珠钗一定还有很多故事在里面。就是这一瞬间,引发了后面很多故事。我们将珠钗设定为定情信物,里面有魔幻元素,还有爱情记忆在里面。”

  黄家康还透露,在电影里,有不少致敬《新白娘子传奇》的彩蛋,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出来?比如小白回眸那一瞬间,还有两人在船上唱歌,有船有伞,这些元素都是出自《新白娘子传奇》。“我们希望在五百年前故事里,观众也能看到不一样但熟悉的元素。”

  为了用特效做出3D水墨画

  花了很多心血

  《白蛇:缘起》最为人称道的是电影里唯美的国风,展现了传统审美的神韵。

  黄家康表示,“接到这个题材的时候,我们就想做面向年轻观众的中国风。为此研究了很多晚唐资料,包括服饰、建筑、生活习俗等等。而在场景上,希望带给大家的是国画风。”

  在《白蛇:缘起》开头,小白和小青修炼时的水墨动画,让人惊艳。赵霁表示,为了用特效做出3D水墨画的效果,花了很多心血。

  “这一段讲的是小白练功走火入魔,是她的幻境。水墨是擅长表达虚幻、写意情绪的美术表现方法,但特效追求的又是很实的内容,挑战很大。”

  同样,电影里小狐妖为各种妖怪打造法器的“宝青坊”,捕蛇村的红枫崖,国师的法阵等,既有中国传统文化元素,也有让人大开眼界的想象力。

  “白蛇题材,可以展示我们天马行空的想象。”赵霁举例说,“比如,白蟒和国师大战,我们设计成蛇和仙鹤打斗,因为蛇和仙鹤是相克的。”

  5年前,黄家康和赵霁就到了“追光”,5年四部动画片,每一部都试图比前一部更好。而现在《白蛇:缘起》有了突破,也是一个积累的过程。

  “3年前做这个故事。剧本从第一稿到现在,有非常大的变化。制作不断调整,剧本也在调整。”赵霁说,比如在最初设想里,小白变成巨蟒后就是一个怪兽,没有记忆,不认识阿宣。后来在制作中期,发现有点减弱主角存在感,所以改成了现在的样子。

  对于这次华纳兄弟的加入,两位导演表示,华纳方面也提了不少宝贵的建议。

  “现在大家都觉得肚兜狗好玩,但肚兜的最早设定是蠢萌大叔,就是熊大熊二那种表演方式。发现这个角色喜爱度低后,他们还考虑是不是要拿掉这个角色。后来华纳说,这个不应该是大叔,应该是阿宣的兄弟。我们就从配音、台词、表演做了调整,果然喜爱度增加了,也起到了喜剧的效果。”

  片尾的西湖参照了宋代西湖

  续集会来杭州采风

  观看《白蛇:缘起》时,杭州观众看见小白和阿宣定情的“木塔”,以及片尾的断桥,都会想,是不是导演曾来过杭州采风,按照现在的雷峰塔和断桥来设计的?

  昨日,钱报记者也把这个问题抛给了两位导演。

  “我们来过杭州很多次,非常喜欢西湖。但那个木塔是参照晚唐时的木塔设计的,因为《白蛇:缘起》有确定的时代背景。晚唐关于木塔的资料并不多,我们甚至还考究了晚唐的椅子、柱子是什么样的。”

  而片尾的西湖,按剧情理解,应该是晚唐之后的五百年,算起来是宋朝。

  “我们考究了宋代房屋结构和建筑文献资料,包括诗词、名家画里断桥的样子,希望找回当时真实环境,还原宋时杭州最有风采的东西。”赵霁说。

  “如果大家喜欢《白蛇:缘起》,还要做续集的话,我们希望会来杭州采风。”黄家康笑呵呵地说。

  陆芳

石暴从十三户村返回的时候,马车上多了一个人,此人正是与其同居一室数月之久的阿诚。唐杰山看着黑衣男子被烈火掌吞噬在其中,乐的大笑了起来。“哼,我才不管了呢,哥?!”

本文链接:http://www.tbnxri.com/2019-01-12/76373.html | 编辑:王玉